经济动态Dynamic

新闻中心News

央行政策利率下调空间渐大

  • 作者: 超级管理员
  • 时间: 2019-02-20 09:19:36
  • 点击率: 5770

  伴随着全球主要央行货币政策转向宽松以及国内通胀压力下降,我国央行是否会降息的讨论逐渐升温。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最近表示,要更加关注实际的贷款利率的变化以及利率市场化过程中要更多发挥央行的政策利率对市场利率和信贷利率的传导作用。

  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表示,与去年相比,鉴于内外部环境的变化,今年我国货币政策自主调控空间正在加大。央行将继续引导利率下行,降低企业融资成本。而在方式选择上,有序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搭配灵活利用TMLF进行定向降息更具可行性,也避免释放“大水漫灌”的信号,而短期内调降存贷款基准利率概率较低。

  货币政策自主调控空间加大

  从去年底开始,全球主要国家的货币政策出现明显转向。美国方面,在2019年首次议息会议上,美联储表示将视经济状况实际变化,采取更为灵活的政策工具,若经济表现不佳,就可能会“暂停加息”和“放缓缩表”。欧洲方面,欧洲央行此前在议息会议后宣布,继续维持欧元区主导利率水平不变,并预期在2019年夏天前不会加息。与此同时,澳洲联储也暗示,未来降息概率在增大。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表示,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由收紧转向重新放松,给经济仍然困难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减轻了压力,增加了刺激的空间。今年27日,印度央行宣布降息25个基点,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国家加入降息行列。

  除了外部因素,内部通胀压力的减轻也为我国货币政策的调整提供了更大空间。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数据显示,20191月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1.7%,处于2018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上涨0.1%,涨幅比上月回落0.8个百分点。

  利率下调或体现为央行政策利率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2019年开年至今,从内部来看,由于“宽财政”的积极发力纾解了货币政策的结构性瓶颈,“宽信用”的力度和结构正在发生显著改善,对“稳增长”的支持作用增强;从外部来看,得益于发达经济体紧缩步伐放缓和全球资金转向,人民币汇率有望保持长期稳态,外部风险压力持续下降。有鉴于此,2019年中国货币政策有望进一步强化“以我为主”的特征,更加灵活地维持稳健中性、边际趋松的立场。

  业内人士表示,此前,央行已经通过多种手段来保持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以及引导利率下行,包括全面及定向降准,有序降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以及TMLF操作。未来,这类工具的使用将更具备可能性和空间。

  央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最近在回应媒体是否会降息的问题时表示,要更加关注实际的贷款利率的变化。去年以来人民银行采取了各种货币政策的措施,保持了流动性合理充裕,所以可以看到货币市场利率是下行的。与此同时,贷款的利率走势也是下行的,特别是在去年最后四个月,贷款利率下行态势比较明显,尤其是小微企业贷款利率。今年1月数据也显示,这一趋势在延续。他还强调,利率市场化要推动存贷款基准利率和货币市场利率两轨合一轨,这个过程中要更多地发挥央行的政策利率对市场利率和信贷利率的传导作用。

  “从央行的实际操作看,其更愿意通过注入流动性来调整市场利率,尤其是货币市场利率的方式,来达到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目的。调整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存在,但是概率仍然较低。”赵庆明对记者说。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表示,短期内存贷款利率不需要调整,首先,市场利率已经下行,调整的必要性不大;其次,该举措信号意义过于强烈,可能会给市场传递错误信号。

  程实表示,从内部来看,一方面,当前“宽货币”向“宽信用”的传导初步得到疏通,因此降息可以优先选择在货币市场进行,然后向信贷终端传导,而非“一刀切”地直接调降终端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另一方面,由于货币政策的“稳增长”效果已经显现,赋予了央行兼顾多重政策目标的余地,温和、精准的降息将更受青睐。相较于调降存贷款基准利率,有序下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搭配灵活利用TMLF进行定向降息,能够维护前期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成果,因而更具可行性。有鉴于此,2019年的降息将主要依靠降低公开市场操作利率,以及TMLF操作加码。仅当内外部环境出现极端变化时,调降存贷款基准利率的可能性才会显著上升。

  引导融资成本下行重在增加企业获得感

  根据央行最新公布的数据,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在继续下行。20191月,新发放的1000万以下小微企业贷款利率平均水平为6.16%,环比下降0.1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下降0.21个百分点。

  董希淼表示,比起下调利率,更重要的是增加实体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在融资利率上的获得感,即让它们真实感觉到融资利率的降低和成本的降低。“从这个角度看,除了继续引导融资利率下行之外,政策也要关注企业的综合成本,给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全面减负。”他说。

  最近一段时间,多项意在给小微企业减负的政策已经出台。金融政策方面,如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有效发挥政府性融资担保基金作用切实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发展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要求切实降低小微企业和“三农”综合融资成本。政府性融资担保机构坚持准公共定位,不以营利为目的,在可持续经营的前提下,保持较低费率水平。国家融资担保基金再担保业务收费一般不高于省级担保、再担保基金(机构),引导合作机构逐步将平均担保费率降至1%以下。财税政策方面,今年初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推出一批针对小微企业的普惠性减税措施,允许各省(区、市)政府对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在50%幅度内减征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印花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等地方税种及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目前,超过20地的减税方案公布,这些地方均为50%最高幅度顶格减税降费。(来源:经济参考网)